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家族的傳統有點亂
家族的傳統有點亂

(1)



孔泉從學校回來,他很高興,因為今天他的演講得到了全校師生的認可,贏

得了一片掌聲。他從小就很會講,他憑著這個天賦在學校裡騙了不少女孩子,每

個被騙的女孩子都毫無怨言的繼續讓他騙。現在,有十三個女孩子仍繼續同他保

持著性關係。



他有一個好友,是他的死黨。是一個十分英俊的傢夥,也很得女生的傾慕,

甚至比他更會玩女人,他的名字叫王歡。



王歡是那種天生就討女人喜歡的男孩,凡見到他的女人,都會對他有好感。

而且,他不但能得到少女的好感,更能讓少婦和中年婦女為他著迷!更奇的是,

六、七十歲的老婦對他也「愛護」有加!



孔泉最佩服的就是他這一點,把他視為「大哥」。他的十三個馬子各個都讓

王歡上過,他也覺得沒什麼。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當然,王歡也常把泡過

的馬子讓給他玩。有時候,兩人同時跟幾個馬子一起玩,玩得那些騷貨上了癮,

經常約了兄弟倆一起玩性派對。現在的女孩開放得很,只要泡上手,讓她爽過幾

次,她的性慾就變得特別強,反過來她會不斷的向你索求。



「我回來了!」孔泉邊說邊脫鞋,他家是日本式榻榻米佈局,他的老爸是個

中日混血種,所以生活習慣日本味較多。



「少爺回來了?」管家張嫂笑嘻嘻的迎了出來,神情十分曖昧,雖然已四十

六歲了,卻保養得白白胖胖的,圓臉大眼,可謂徐娘半老,風韻尤存。



她在孔家已幹了十二年,因十分識趣能幹,深得老爺夫人的喜愛,所以早在

八年前就當上了孔府的大管家。當年她三十四歲死了丈夫,一個寡婦,帶著兩女

一兒如何生活?幸一好心人將她介紹到孔府當擁人。



孔府乃大富豪,傭人的工錢遠比一般富豪請的傭人高幾倍,所以凡是進了孔

府當傭的婦人都死心塌地伺候主人,都希望長久在孔府當傭,誰都不願再出來。

她本長得豐滿白淨,為人又善於察言觀色,那孔老爺是個色中餓鬼,雖已有了七

房姨太太,卻仍然常打丫鬟和僕婦的主意,自然不會放過她。她也識趣的買弄風

情,把一個豐滿熟透的肉體讓孔老爺玩個夠,樂得孔老爺沒多久就讓她當上了大

總管。



凡進了孔家的婦人,不論老少無不被孔老爺上過,但卻無一人離開孔府,因

為孔老爺除了好色外,其他方面對家丁僕婦卻是極好,工錢給得高,待人和氣,

加上他人長得很帥,很有紳士風度,府中丫鬟僕婦個個都以勾上老爺為榮。



府中的女人,各個都是老爺的女人,這已是公開的秘密。孔泉在這種環境下

長大,自然人小鬼大,府中的丫鬟僕婦,他老少通吃,全部上過!管家張嫂自然

也早成了他的胯下之騎,上陣不離父子兵嘛!孔府的丫鬟僕婦的陰戶都成了他父

子倆發洩性慾的樂園。



孔泉完全繼承了父親好色的性格,只要是婦人,不論老少美醜他都上。他自

己也隱隱覺得自己有點乖僻,他的血管裡流著淫亂的血液,他不知道這是不是遺

傳了父親血緣?他曾聽他上過的一個在他家幹了三十五年的老僕婦說,他的父親

有亂倫的癖好,當年老僕婦只有二十歲時是父親最喜歡的丫鬟之一,她曾被允許

參加了孔家家族的一個秘密的亂倫性晚會,她親眼目睹了孔家三代親戚的相互淫

亂的場面,她在那裡被當著一個性奴,被孔家所有的人玩弄。



她給孔泉講出這個令孔泉血脈激盪的秘密時,孔泉正騎在她那五十歲的裸軀

上,用大雞巴猛操著她的老穴,讓她達到一個又一個的高潮。孔泉一直都很喜歡

這個夠做他奶奶的老僕婦,她聰明、漂亮、氣質好,雖已年過五十,但身體豐滿

勻稱,豐乳、細腰、肥臀如四十歲的美婦。



她名叫胡芳,大家都叫她作芳媽媽。她有兩個女兒,據她說都是和孔老爺生

的,也就是說是孔泉的同父異母的姐妹。這一點從父親孔祥德對這倆姐妹的關愛

就可得知是事實。這倆姐妹從小到大的一切費用都父親出,現在姐姐在父親的公

司上班,還是個部門經理;妹妹上國中,比孔泉底一年級。芳媽對此很滿意,孔

老爺私下是很愛這兩個女兒的。



孔老爺一直和芳媽還保持著性關係,孔老太爺來時也常找芳媽玩,芳媽雖然

嫁了孔府的帳房先生揚大成,但當孔老爺來她們家時,揚大成就知趣的離開,一

直等孔老爺玩夠了離開後方才回房。他本也性能力低下,根本無法滿足已到了如

狼似虎年齡的芳媽的胃口,所以這頂綠帽子他是毫無怨言。



自從孔泉知道整個家族的亂倫秘密後,他就時常偷看媽媽或姐姐妹妹洗澡,

每當他看到媽媽或姐妹的裸體時,他就感到淫亂的血液充斥著全身,他的大雞巴

便充血膨脹到極點!他真想衝進去抱住媽媽或姐姐那雪白肥圓的大屁股,狠狠把

滾燙的大雞巴操進去,可他一直都不敢,那畢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和姐姐!



在沒有親眼看到父母和姐姐的亂倫情景,他是不會冒險的。這時他就會到芳

媽或張嫂那去把慾火全發洩在她們身上,而芳媽和陳嫂會敞開肥美的老穴,任他

那火熱的大雞巴盡情狂操,直到年輕的精液噴射進她們的老穴深處。



看見張嫂迎了上來,孔泉只覺得一陣火起,胯下的小弟弟立刻昂首挺胸將褲

襠頂起個大包。孔泉不由得心裡苦笑,最近小弟弟很淘氣,一見女人就來勁,尤

其是遇見像張嫂這樣的大奶子、大屁股的風騷徐娘,小弟弟更是激動的如一根燒

熱的大鐵棒!





(2)



「老爺,夫人呢?」孔泉一邊將外衣脫下來遞給張嫂一邊問道。



張嫂接過衣服道:「老爺、夫人還有七位姨太太、大小姐、二小姐、四小姐

都到台南老太爺家去渡週末了。」



孔泉氣惱道:「又去了!為何每次都不叫我一起去?為何單單留我一個人在

家!」恨恨地走到客廳的沙發前重重坐下來,心想:「肯定又是去爺爺那裡開家

族性派對!四妹才唸國中二年級,老爸讓她去,卻不叫我去!或許……是我瞎猜

疑?」一時間腦子裡東想西想個不停。



張嫂愛憐的看著他,幫他斟了杯茶放在茶幾上,然後在他身邊坐下,微胖的

手輕輕愛撫著孔泉的肩背,道:「老爺說,少爺馬上就要參加聯考,讓少爺在家

好好用功!他怕大家打攪你,便全部叫去了老太爺那裡。還吩咐我們這些丫鬟老

媽子要好生伺候你,現在家裡這幾十號人都要圍著你一個人轉!還有,老爺給你

請了個家庭教師,週五週六上午都會來家裡給你補課。」



孔泉道:「什麼?我功課很好呀,老爸為什麼給我請家教?」



張嫂道:「聽老爺說是你們學校的教導主任,還是什麼高級講師呀!老爺是

花了很多錢請的,說只有她才管得住你。」



「什麼?!」孔泉腦袋裡立即浮現出教導主任賈珍靜那帶著金邊眼鏡的老姑

婆臉,那可是全校學生公認的老姑婆呀!對學生最苛刻,脾氣古怪,四十多歲了

竟還是單身一人。學生們背後都笑她是大變態,而王歡說她是少了男人的緣故。



孔泉曾開玩笑讓王歡去泡她,因為王歡很受中老年女人的歡迎,但孔泉覺得

王歡要泡教導主任這種變態老姑婆恐怕沒那麼容易,沒想到王歡一口答應,並向

孔泉保證三個月內泡到手。



孔泉認定這次王歡遇到大難題了,不過孔泉還是很佩服王歡,他已經泡了好

幾個四、五十歲的女人,有兩個是有錢的貴夫人,有三個是死了丈夫的中老年寡

婦,還有兩個是學校從山地請來打掃校園衛生的農婦。這兩個農婦雖一個四十八

歲、一個已五十三歲,但由於常幹體力活的緣故,除了皮膚很黑外,身體各部分

都很強壯結實,比起都市裡的中老年女人那身鬆軟的肥肉要有彈性得多!



孔泉知道王歡泡上的老女人還不止這幾個,王歡在學校花錢甚至比孔泉還大

方,這也是很多學姐學妹認為他很酷的主要原因。但孔泉知道王歡的家裡並不富

有,他的錢都是他泡的那些老女人倒貼他的。但他決不是為了錢才和那些老女人

玩樂,他確實很喜歡她們。正因為這個原因,那些老女人更是真心真意的愛他,

心甘情願的硬把錢塞給他讓他花。



孔泉也知道王歡對他泡的老女人很尊重,他倆泡的年輕馬子常交換著玩,不

分彼此,但他泡的老女人從不跟孔泉交換。他說有的老女人身份很奇妙,她們不

希望和王歡玩樂的事被人知道,以免很尷尬。



孔泉知道的幾個老女人,也是王歡和這幾個老女人在賓館開房間時被孔泉碰

見過的,後來在孔泉的追問下他才勉強說出來,並要孔泉為他保密。孔泉叫他放

心,並告訴他自己也和家裡十幾個四、五十歲的老僕婦時常玩樂,希望以後有機

會說服各自泡的老婦們同意大家交換著一起玩。王歡很高興,當場兩人一起大談

老婦的妙處,兩人的關係更好了。



沒多久兩人就在賓館開了個老婦性派對,王歡帶著學校那兩個打掃清潔的老

農婦,孔泉把張嫂和芳媽媽叫了去。兩個少男和四個性慾旺盛的老婦就在那間十

幾平方的房子裡,從床上玩到床下,從地板上玩到浴室裡,整整玩了一個下午!



自從王歡決定泡教導主任賈珍靜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可是孔泉還沒聽到

王歡來告訴自己他已把老姑婆賈珍靜泡到手。想到又兇又惡的老姑婆明天就要給

自己上家教,孔泉心裡很不爽!心想:「要是笑哥已把她泡到手就好了,那時我

看她還怎麼給我上家教!說不定還能看看老姑婆的裸體呢!」但目前看來此事渺





張嫂見少爺聽了家教之事更加不開心,關心道:「老爺請的老師不好嗎?少

爺。」



孔泉苦笑道:「好!老爺可真會請,那可是全校最嚴厲的老師!」



張嫂笑道:「你是怕老師管嚴了?沒關係,少爺,就明天和後天兩個上午時

間,你好好的用功,其他時間在這家裡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老爺不在,你就是

這家裡的主兒,我們這三十多號僕婦丫鬟全圍著你一個人轉!」



孔泉聽她這麼一說,心情好了起來。心情一好,他那好色的本性又暴露出來

了,色咪咪的看著張嫂笑道:「現在我可是這家裡唯一的主兒?」





(3)



張嫂當然知道他的鬼心眼,老爺夫人姨太太們不在,她自然也放肆些,吃吃

笑道:「當然,我的爺,你是我們所有奴婦的主兒!」



孔泉笑道:「那你快些脫光衣服,主人要看看這兩天你那大奶子和大屁股變

大了沒有!」



張嫂那圓胖的白臉此時變得緋紅,小聲道:「我的爺,才放學回來你就不正

經了?這可是客廳,其他丫鬟老媽子隨時可能過來!」



孔泉笑道:「怕什麼,這家裡的丫鬟老媽子少爺哪個沒上過?誰的奶子屁股

長什麼樣本少爺可一清二楚!今晚正好是週五,老爺夫人小姐又都不在,機會難

得!平時都是半夜裡悄悄的溜進各位老媽子或各位丫鬟的房間偷著玩,黑燈瞎火

的又不敢玩大聲,生怕老爺太太知道。今晚這麼好的機會,我可要大大的玩個過

癮!」



張嫂浪道:「我的爺,今晚你要怎樣玩呀?」



孔泉貪厭的道:「將府裡所有的丫鬟僕婦全部都叫到客廳來,脫光衣服開個

狂歡性派對,把燈開得最亮,少爺我今晚要在明亮的客廳裡操遍所有的嫩穴和老

穴!」



張嫂淫笑道:「爺,這可太淫亂了,大家光個奶子屁股一起讓爺操,太羞人

了!丫鬟僕婦們可不一定敢來!」



孔泉冷笑道:「以前我上學時,大白天的,我老爸可沒少讓全府的丫鬟老媽

子脫光了衣服在客廳開性派對!而我老媽和姐妹們以及七位姨太太都參加過這種

性派對!我說的沒錯吧?張嫂!」



張嫂驚訝道:「我的爺,你是如何知道的?」



孔泉笑道:「你們全府的丫鬟老媽子跟著老爺、夫人一起都來瞞我騙我,其

實你們早知道這個家上上下下都在淫亂!我爺爺、奶奶、叔叔、嬸嬸、姑媽、姑

父、舅舅、舅媽、姨媽、姨父和堂兄堂妹,表兄表姐這些親戚時常來家裡一住就

是一週,我上學不在時,全家族的男女不論老少,全部在客廳或後花園裡赤裸全

身相互淫亂!而你們這群孔府的僕婦丫鬟和老媽子,就光著身子在一旁伺候,甚

至參加進去充當性奴!對不對?張大管家。」



張嫂聽他口氣越來越不對,嚇得忙跪在地上道:「我的爺,奴婦可不是有意

瞞你呀,老爺一再叮囑我及丫鬟僕婦和老媽子們,千萬不要讓少爺知道,誰若告

訴少爺,便有殺身之禍呀!」



孔泉心道:「還是芳媽媽對我夠好,說給我聽,我可不能把她給出賣了!」

說道:「起來吧,張嫂,這確實也不能怪你。但是我不明白,老爺為何單單不讓

我知道?不公平!」



張嫂已站了起來,說道:「我的爺,我曾聽老太爺和老爺說,孔家其他幾脈

兒子、孫子都不爭氣,智慧不高,成不了大業。惟有老爺這一脈兒子、孫子都很

聰明,能成大業。怕你過早知道孔家的亂倫傳統,會影響你心理和生理的成長,

影響你的學業。孔家的巨大的財富需要一個高智商高學問的人來掌管,這樣才能

把孔家發揚光大,讓孔家的傳統永遠傳下去!只要少爺你聯考考出好成績,進入

美國名牌大學學習,太老爺和老爺會讓孔氏家族的所有女人來給你開一個歡喜派

對,你可以在派對上玩孔家的任何一位女人,包括你的生母和你的親奶奶。你的

祖奶奶多大歲數你是知道的,但是你想要操她的話,她也會高興的讓她的重孫子

操她那九十多歲的老穴!我的爺,這下我可全告訴你了,我這條老命也撰在你手

裡了!你在聯考之前可千萬別打你媽媽和奶奶的主意!你就裝著什麼也不知道,

想玩時,只管玩府裡的丫鬟僕婦和老媽子!」



孔泉道:「也只好這樣了,那今晚……」



張嫂忙接口道:「今晚我會叫府中所有的僕婦丫鬟和老媽子洗淨身子,光著

屁股到客廳來伺候我們的小色爺!爺想怎麼玩都行!」



孔泉笑道:「現在我就想先操你一頓消消火!你快些脫衣服,現在不怕被丫

鬟僕婦看見了吧?」說著站起來解開褲襠,掏出那早已脹得通紅的大雞巴。



張嫂看著大雞巴,露出了淫婦的本色,飛快的脫去了總管制服,只穿著一件

特大號的粉紅色奶罩和小得將她那兩個白白的大屁股蛋完全露出的丁字型內褲。

對一個已四十六歲的徐娘——張嫂的身材來說,除了具有中年婦女特有的成熟肉

感,而且她的皮膚特別白滑,全身雪白。那特大號的奶罩托撐那對四十二寸的雪

白大乳,使那對大肉球高高的聳起,性感逼人!她胯間那條布料節省的丁字型內

褲是孔泉特地買給她的,是為了襯托她那兩半特別豐肥圓翹的大屁股蛋子。孔泉

最喜歡張嫂的就是她那滑膩溫暖的皮膚和那對四十二寸的豪乳,以及她那肥大混

圓的肉屁股。



看著張嫂穿著他給她買的性感內褲的騷樣,孔泉的雞巴脹得更硬了!張嫂崛

起個大屁股跪在他胯前,雙手捉住大雞巴,一口將大龜頭吃進嘴裡吞吐起來,技

術十分熟練。



孔泉扶著她的頭,順著她的吞吐雞巴在她嘴裡一下一下的抽送著,「啊……

啊……好……舌頭舔呀……」他感到張嫂的嘴不但吞吐,而且還用舌頭在裡面舔

著龜頭的馬口!爽得他忍不住叫出來。



此時專門負責廚房飲食的老媽子許大姑走進客廳來,她本是要問管家張嫂少

爺的晚餐何時開飯?卻見到客廳裡張嫂正跪在少爺胯前幫少爺「口交」!不禁笑

了起來。



她也時常幫少爺口交,少爺晚上肚子餓了就會到她的睡房裡叫醒她,然後她

就只穿著內衣褲和少爺到廚房幫他弄吃的。每次她彎腰撅屁股切菜或炒菜時,少

爺就會忍不住從後面將她的三角褲脫下來,然後雙手抱住她的肥屁股,把年輕火

熱的大雞巴狠狠的操進她的老穴裡!她就這樣一邊切著菜、一邊被少爺從後面抱

著老屁股猛操著,一直到菜切完並放入鍋中炒,少爺那大雞巴一直都沒離開她的

老穴。



在她炒菜時,少爺更是瘋狂!雙手從她腋下伸到前面握住她那對鬆弛下垂的

大奶使勁揉,小腹從後面快速的撞擊著她肥大多肉的老屁股。當她將菜炒好時,

少爺才停止操她,將大雞巴從老穴裡抽出來,然後坐到飯桌前享受著她做出來的

可口飯菜。這時,她就會主動跪在飯桌下,張口含入那沾滿自己穴裡淫水的大雞

巴,將大雞巴舔得乾乾淨淨。然後用嘴裹著雞巴幫他口交,直到少爺吃完飯菜才

停止。



有時少爺飯沒吃完就高潮了,將濃濃的精液射進她的嘴裡。有時飯吃完還沒

射精,少爺就會讓她叉開兩腿躺在飯桌上,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再狠狠操她,

直到年輕的精液澆灌她那口乾渴的古井。然後少爺便回到他自己的房間去睡了,

而她卻要把廚房打掃乾淨才回房睡覺,雖然累了半夜,但她感到很滿足。



想到這裡,許大姑笑得更歡了,她看著平時在僕婦丫鬟面前很有權威的張管

家,此時跪在少爺胯間含著大雞巴的淫賤相,不禁笑道:「張管家,你怎麼在客

廳就和少爺玩上了?」



此時,孔泉和張嫂才發現老媽子許大姑進了客廳,張嫂吐出大雞巴問道:「

許媽,老爺夫人不在家,少爺要怎樣,咱們還不是都依他。你有事嗎?許媽。」



許大姑笑道:「我是來問你張大管家,少爺何時用晚餐?」



張嫂雙手還不停的套動著大雞巴,道:「這……」抬頭看著孔泉。



孔泉道:「先玩一會再吃。許媽,有幾天沒和你玩了,你快脫了衣服過來一

起玩!」



許媽高興的淫笑道:「這幾天少爺晚上也不餓了,沒來找我給你弄吃的,我

還以為少爺又迷上了其他的騷婦,忘了我這個管廚房的老媽子呢!」說著她快速

將僕婦制服脫下,裡面穿的大紅色三角褲和奶罩也是孔泉買給她穿的。



孔泉很喜歡給和自己有性關係的女人買些很性感的內衣,他喜歡她們穿著他

買的內衣和他玩樂。孔府裡的丫鬟和老媽子都有他給買的內衣,光是芳媽媽他就

給她買了十套,芳媽媽最疼他,而他也最喜歡找芳媽媽玩樂。



許大姑已有六十一歲了,是個很肥胖的老婦人,皮膚白白的。由於肥胖的緣

故,她身上的皮膚還是很光滑有彈性,並不像許多上了年紀的老婦身上的皮膚已

起皺,變得不再光滑,正所謂「雞皮老婦」。



和張嫂比起來,許媽實在比她胖很多,個頭卻比張嫂矮些。許媽雖很肥,但

她的奶子已很鬆弛,軟軟地垂掛在胸口吊得很長。畢竟六十一歲了,那奶子如何

保養都不會有多飽滿。雖然很大,但掛在那兒如兩隻柔軟的大肉袋!孔泉給她買

的大奶罩正好可以將那對大掉奶兜住托起來,使它們不至於垂掉到肚皮上,同時

也使它們顯得挺聳了,雖沒有張嫂那對四十二寸的大奶那樣高聳如山,但也算是

奶霸級了。



她的腰上和小腹有很多柔軟的脂肪,孔泉最喜歡玩揉她的肥腰和那凸肥的小

肚子。夏天趴在她那涼滑柔軟的脂肪肚上,雙手玩著她那軟綿綿的肉袋大乳,大

雞巴插進她那肥滿紫脹的老騷穴內徐徐操動,那感覺妙極了!這也應了一句話:

「吃雞要啃雞長脖,玩女要操肥太婆」,孔泉和王歡最喜歡泡成熟豐滿的徐娘或

老太婆,也正是搞懂了這個道理。



此時許媽穿著鮮艷性感的紅色大奶罩和三角褲也跪在了孔泉的胯前,從張嫂

手中奪過大雞巴,一口含進肥厚的太婆嘴,立即便熟練的吞吐起來。口交的技術

更是爐火純青,張嫂一旁看著也自愧不如。



孔泉享受著兩婦技術高超的口交,爽得不亦樂乎!忽然電話鈴響,張嫂忙把

電話交給孔泉。孔泉一聽就知是王歡打來的,高興的道:「你在哪?我正想找你

呢!」



王歡電話裡笑了笑,道:「又有什麼新鮮事嗎?」



孔泉道:「我老爸給我找了個家教,你猜是誰?」



他說他的,許媽和張嫂也你一口我一口的不停的吞吐著大雞巴。孔泉爽時會

忍不住呻吟出聲,電話那邊王歡自然也聽到了,笑道:「猜不出!喂,你小子旁

邊是不是有女人?」



孔泉笑道:「是張嫂和許媽在幫我口交,你呢?你旁邊又是哪位新泡的大娘

呀?」



王歡道:「最近忙著去泡學校那位老姑婆,還沒泡新的大娘。身邊還是學校

那兩個打掃清潔的鄉下大娘。」



孔泉笑道:「是劉大娘和塗大娘呀,我還怪想她們的!喂,你泡到賈珍靜那

老姑婆了嗎?」



王歡道:「三個月還沒到,你慌什麼!到時給你個驚喜!」



孔泉苦笑道:「你可知我老爸請的家教是誰嗎?」



王歡訝道:「不會……不會是她吧?」



孔泉恨道:「就是那老姑婆!明天她就要來給我家教,我可慘了!她又兇又

惡,還愛告狀!」



王歡笑道:「放心,明天我來幫你對付她!哈哈……」



孔泉道:「你又沒泡上她,你來還不是一樣!」



王歡道:「我有辦法!你等者瞧!」



孔泉道:「那你快過來,今晚咱哥倆好好狂歡一夜!」



王歡笑道:「我打電話正是想叫你帶兩三個老媽子,我也把劉大娘和塗大娘

帶上,咱們去賓館開個房間,像上次那樣玩個通宵!」



孔泉道:「我老爸、老媽和家裡的其他人全到我爺爺那裡去渡週末了,現在

家裡就剩下我和三十多位丫鬟僕婦和老媽子。現在,我是她們唯一的主兒,她們

全聽我的,吃了晚飯還要在客廳開個性派對,她們會全部脫光了伺候我!你快來

呀!在我家吃晚飯,今晚咱哥倆要好好瘋一下!」



王歡笑道:「太好了!你小子真照得住,大哥我要甘拜下風了!」



孔泉不好意思道:「小弟怎能和大哥比!我家這些是現成的丫鬟僕婦,大哥

你泡的那些貴婦和寡婦以及各樣的大娘們,可都是靠真本事搞到手的。」



王歡笑道:「好了,咱們哥倆各有千秋,我馬上再去叫兩個老寡婦來,你稍

等一下。」



孔泉道:「別叫了,這有三十多位丫鬟僕婦,老少都有,夠我們哥倆玩。你

帶著劉大娘和塗大娘快來吧!」



王歡道:「老哥的馬子太少了,怎好意思。我叫的這兩個老寡婦可是一對姑

嫂,騷得很!你等著,我帶著劉大娘塗大娘和那對老寡婦馬上就來!」



放下電話,張嫂就問道:「是王少爺要來嗎?」



孔泉笑答道:「不錯,還有上回和我們一起在賓館裡狂歡的劉大娘和塗大娘

哩!」



張嫂十分興奮,想起王歡那俊俏的臉和他那比少爺還要粗大的大雞巴,她的

騷穴就淫水直湧!





(4)



孔泉見張嫂那副興奮樣,就知道她還懷念著上次在賓館的六人狂歡派對,笑

道:「張嫂,你還想著歡哥的那支大雞巴呀?」



張嫂紅著臉嗔道:「上次在賓館,我和芳媽媽差點讓你們哥倆給操死!你們

哥倆在一起盡搞些古怪的玩意,搞得我和芳媽媽陰戶和屁眼腫了好幾天,走路幹

活都不方便,害得我還挨老爺罵了頓!」



孔泉得意的笑道:「怎麼樣?我和歡哥的那招『夾心三明治』很厲害吧?」



張嫂羞道:「還說呢,你們哥倆把人家夾在中間,一個操屁眼,一個操陰戶

的,肚子差點讓你們哥倆的大雞巴給撐破了!」



孔泉哈哈大笑:「人家劉大娘和塗大娘最喜歡我們哥倆這樣操她們了。在學

校,我和歡哥常利用課餘時間把她倆叫到廁所裡,用那招『夾心三明治』分別操

她倆一頓。有時我操屁眼,歡哥操陰戶;有時我操陰戶,歡哥就操屁眼。每次操

完之後,兩位大娘爽得不得了,穿了衣褲照樣幹活打掃請潔,可沒像你和芳媽媽

那樣,連走路都困難!」



張嫂道:「那倆個山地農婦,結實健壯,又是讓你們哥倆夾著操慣了的,自

然沒事!」



此時許媽一旁聽的好奇,從口裡吐出孔泉的大雞巴,問道:「少爺,你什麼

時候帶張嫂和芳媽媽出去玩了?為何不叫老婦一起去?」



孔泉笑道:「難不成許媽也想體驗下『夾心三明治』的樂趣?不怕被搞得像

張嫂和芳媽媽一樣屁眼陰戶腫上好幾天?」



許媽吃吃笑道:「這府中哪個老媽子的老陰戶老屁眼沒讓你們孔家的男人操

了幾十年,由你爺爺那一輩操到你爸爸那輩,現在是少爺你這輩!屁眼陰戶都讓

你孔家祖孫三代操遍了,還怕什麼!前天老爺和老太爺還到廚房把我和其他兩個

廚娘在鍋邊給狠狠操了一頓。老太爺最喜歡操屁眼,老爺又是屁眼陰戶一起操,

還不是搞得我們三個廚娘陰戶屁眼都紅腫了,現在還不是好好的!」



孔泉哈哈笑道:「是嗎?我爺爺還喜歡操屁眼呀!難怪我常聽到奶奶和幾位

姨奶奶相互說要開什麼『肛舒露』來洗屁股!原來是讓爺爺給操得!哈哈……」



許媽忙道:「少爺,這種事老婦本不該說的,你可千萬別讓老爺知道!」



張嫂道:「少爺早知道老爺和老太爺那檔子事,連孔家三代親戚上下亂倫的

事少爺也都知道了,我們這群丫鬟僕婦常參加孔家的亂倫派對之事少爺也知道的

很清楚,你說的那點雞皮淫事算不得什麼了。」



許媽老眼瞪著張嫂道:「你……你告訴少爺的?」



孔泉笑道:「張嫂的嘴可緊呢,我自有知道的辦法!俗話說紙包不住火,你

們全部來瞞我,又豈能瞞得住!」



許媽忙道:「少爺我……」



孔泉道:「別說了,我知道你們不是有意要瞞我,我不會怪你們的!」說著

嘆了口氣又道:「我只是奇怪府中的所有丫鬟僕婦這些年和孔家的人一起淫亂,

甚至充當性奴,竟無一人不滿,好像各個還挺高興的?」



許媽笑道:「少爺,這你就有所不知了。這府中的老媽子大多是當年家境貧

寒被賣進孔府的,還有的是被男人拋棄走頭無路幸得老爺收留的。進了孔府,這

條命便也是孔府的了,何況這身子。況且老爺及太太們又待我們這些丫鬟僕婦極

好,能得老爺太太們的寵幸參加孔府的家族性派對那可是我們做僕婦的榮幸!有

些新進府的僕婦沒有資格參加還很羨慕呢!」



張嫂也笑道:「少爺,你想想呀,府中的僕婦大多是單身一人或是被丈夫拋

棄了的婦人,有的即使有丈夫,因常年住在府中少有回家,這丈夫也等於沒有!

這些活生生的婦人有的正當二、三十多歲花信年華,有的更到了如狼似虎的四、

五十歲的年齡,有道是『哪個婦人不懷春』!加上府中吃得好,活又不重,那性

慾更是旺得不得了!偏偏府中又無男僕,清一色婦人!幸好孔家上下淫風盛行,

老爺等孔氏家族的男人們除了和自己的親屬相互亂倫外,還喜歡玩各家府裡的丫

鬟僕婦!讓各府中的丫鬟僕婦得以享受美妙的性愛,尤其是參加家族的性派對,

更讓這些僕婦體味道群交淫亂的刺激和快感!



這家族性派對有時在我們府中開,也有時在台南的老太爺府中開,有時又在

大老爺或二老爺的府中開(孔泉的爸爸排行第四,還有個三姐和五妹),還有幾

次是到兩個姑老爺家開的(孔泉的三姑父和五姑父的家)。各府的丫鬟僕婦都希

望在自己老爺家開,因為在哪個府上開,哪個府的丫鬟僕婦就可以享受十天或半

月的性狂歡!咱們府裡開得最多,每次開派對時府裡的丫鬟僕婦就像過節一樣,

天天都有得樂,便如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少爺,你說這些僕婦丫鬟又如何不開

心呢!幾十年了,凡進了孔府的僕婦還沒有一個想離開這人間樂園呢!」



孔泉點頭道:「說的有理!也難怪府裡的丫鬟老媽子平時各個都樂呵呵的,

我上她們那麼容易。看來此次全家到老太爺那去度週末實是去開那家族性派對。

我大伯、二伯和三姑、五姑全家也去了?」



張嫂點頭道:「正是,本來老太爺點名要大奶媽江媽媽(孔泉爸爸的奶媽)

和我與芳媽媽一同跟隨老爺去,還是老爺怕府裡沒了管事的,眾僕婦伺候不好少

爺,特叫我留下帶著眾丫鬟僕婦好生伺候少爺,好讓少爺安心用功讀書!」



孔泉腦子裡立即浮現出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和大伯、二伯、三伯等在爺

爺那大客廳相互淫亂的情景。頭用力一甩,卻難以甩去他滿身激盪的淫亂血液!

他心中吼道:「我一定要在聯考上考出好成績!那時我就可以操遍家族中的所有

女人!」



想到連平日威儀慈祥的奶奶和媽媽都要脫光了和自己玩,還有兩個風騷的姑

媽,癡肥的大伯母和乾瘦的二伯母,堂姐妹表姐妹和自己美麗的親大姐活潑的親

妹妹都將成為自己的胯下之騎,他那大雞巴就越發的脹大!



許媽立感手中的大雞巴又脹大了許多,淫淫地笑道:「少爺,雞巴脹得這麼

大,想鑽婦人的浪肉洞了?」說著一口又將雞蛋大的龜頭含進「太婆嘴」裡吞吐

起來。



張嫂見此,也把嘴伸到底下含住那兩個卵蛋舔玩。



孔泉享受了一會,將二婦的腦袋從胯間推開,漲紅了臉色急道:「快把內褲

脫了,屁股併排翹著趴在沙發上!」



張嫂和許媽立即脫了褲衩,併排跪伏在沙發上,將兩個大屁股高高的翹向孔

泉。孔泉一看兩個都是肥白多肉的成熟型大屁股,張嫂的大屁股蛋一直是她驕傲

的地方,雪白光滑,渾圓翹大,多肉的屁股蛋將屁股縫夾得深深的,使屁眼若隱

若現,略帶幾分神秘。



下面她那特有的白胖陰戶曾讓孔泉無數次將年輕的精液噴灑在裡面,那兩瓣

奇肥的大陰唇裂開著,上面零星的長了幾十根粗黑的陰毛,紫褐色薄長的小陰唇

從裡翻捲出來,露出唇內深紅色的陰道口,大概是被操多了的緣故,那陰道口洞

開著一個圓孔。



對這個陰戶,孔泉當然很熟悉,陰道內的寬緊深淺他也是瞭如指掌。他提起

大雞巴對著那洞開的陰道口就狠操進去!左手扶著光滑多肉的大屁股挺動小腹狠

操著,右手又伸到許媽那寬肥鬆弛的老屁股上玩弄著。



許媽人肥,屁上的肉自然也不少,可就是屁股已鬆弛下垂,使得老屁股顯得

有些寬扁,屁股縫當然也不如張嫂那樣夾得很深,而是平展開,將紫黑的老屁眼

凸起,由於長期肛交的緣故,老屁眼略顯外翻。



孔泉一邊重重的操著張嫂,操得她「嗚……啊……」直叫,一邊玩賞著旁邊

許媽那高翹的老屁股。他將右手中指插入那翻捲的紫黑老屁眼內扣弄,想起上週

六晚在廚房裡將大雞巴操進正在鍋邊抄菜的許媽那老屁眼裡的情景,他慾火更旺

了,大雞巴操進張嫂的肥陰戶更狠了。



他有時常喜歡操許媽的老屁眼,因為許媽那老屁眼比較寬鬆,不需潤滑就可

輕鬆操入,操一會肛液還會越來越多,屁眼深處還會吸!所以老太爺最喜歡操許

媽的老屁眼了。



張嫂的屁眼就很緊,她那渾圓肥翹的大屁股最容易勾起男人想操她那隱藏在

肥屁股縫裡的屁眼。她的屁眼也沒少挨孔泉爺孫三人的操弄,但怎麼操她的屁眼

都還保持得挺緊,不過她每次都需要潤滑液來潤滑屁眼,否則操進去便沒那麼滑

爽。



多數女人的屁眼都需要潤滑了才可以操進去,像許媽這樣屁眼寬大且肛液偏

多的女人,尤其是老女人就十分少有了!



孔泉不停的撞擊著張嫂的肥白大臀,大雞巴搗得張嫂陰道酸癢麻爽,漸入佳

境。而他右手中指也在許媽老屁眼裡掏弄得肛液沾了一手指。許媽屁眼裡的癢爽

帶動了她前面老陰戶的淫性,那早已絕了經水的老陰道分泌出了陰液,濕潤了陰

道口那紫黑皺摺老陰唇。



孔泉見張嫂陰道內淫水越來越多,陰壁四周越收越緊,知她高潮將至,又長

抽直插盡根連操了三十下,下下龜頭都重重頂在子宮口,張嫂「啊……啊……」

的一聲叫得比一聲高,忽叫:「我的好少爺!操死淫婦吧……」肥臀巨抖,雙手

緊緊揪著沙發佈,陰道也一張一縮湧出陰精……



孔泉等她高潮過後,馬上抽出濕淋淋的大雞巴,移到許媽的老屁股後,「撲

哧」一聲大雞巴整個操進她那老陰道裡。此時他的右手中指仍插在許媽的老屁眼

裡,他左手拍打著許媽鬆弛多肉的老屁股,大雞巴和中指同時在老陰道和老屁眼

裡抽動起來。



許媽趴在沙發上,高撅著老屁股迎合著,她那對鬆軟的大奶子被大奶罩兜著

吊在胸口,隨著孔泉的操動前後晃動著。



「好……大雞巴少爺……又操進……老肉洞裡了……操吧……操死老婦……

算了……嗚……指頭扣……老屁眼……使勁……」許媽淫蕩的浪叫著,偶爾回過

頭來用那對淫蕩的老眼看著孔泉,鼓勵他更加奮力抽插。



正玩得興起,忽見守大門的大塊頭中年僕婦鐘二嫂急走進客廳,她陡然見到

少爺和張嫂、許媽交歡的淫景,立即羞得滿臉緋紅。見張嫂仍撅著個大屁股伏在

沙發上,胯間的陰戶淫液遍佈,兩片紫褐色的小陰唇裂開大口捲向大陰唇兩邊,

陰道口明顯闊大,顯是才遭「巨蟒」進出過!又見少爺背對著自己,正操得許媽

老屁股「啪啪」直響,似乎正在緊要關頭,一時不知該不該通報一聲門外有客來

訪。



正猶豫間,張嫂已從腿縫間看見她,立即轉過頭來道:「鐘二嫂?你……」



鐘二嫂忙道:「總管,外面有一位少年帶著四個中老年婦人說要見少爺,你

看……?」



張嫂精神一振,道:「哎呦!是王少爺他(她)們到了!」



此時孔泉也聽到了,回過頭來道:「快!鐘二嫂,快請他(她)們進來,我

在客廳等他!」



鐘二嫂心忖道:「你就這樣光著屁股操著老媽子在等?不怕被外面那群人看

見?」



張嫂看出了鐘二嫂的疑慮,笑道:「鐘二嫂放心,那少年和四個婦人是少爺

的密友,是來陪少爺玩的,今晚少爺見老爺、夫人不在家,少爺要開個狂歡性派

對。你迎接了客人進來就去把大門鎖好,然後去通知府中的所有丫鬟僕婦和老媽

子前來客廳集合。」



鐘二嫂驚奇的瞪大雙眼,掩飾不住內心的狂喜,她已有幾週未吃肉味了,騷

穴正潮得慌,今晚能有狂歡性派對享受肉慾,自是極好!應了一聲立即向門口去

了。



孔泉知王歡已到,心情很高興,從許媽老屁眼裡抽出中指,雙手抱住她那肥

軟的老屁股,大雞巴在老陰道裡操得更狂了!他存心要操給王歡看,他覺得他們

哥倆這樣見面定然有趣!



操了二十多下,覺得腰有些累,便盡根頂著壓在許媽的老屁股上休息。張嫂

道:「少爺,不如你換個『倒澆蠟燭』的姿勢,那樣你即可休息,又可讓許媽施

展技巧用老穴套套你的大雞巴!」



孔泉笑道:「我怎麼就沒想到!張嫂,還是你花樣多!」說著將大雞巴抽出

來坐在沙發上,大雞巴向上高聳如一根大肉棍!



許媽老當益壯,叉開大腿面向著孔泉,老屁股就位到龜頭上,方一手扶棍,

一手分開兩片老陰唇,將大龜頭套在陰唇內,老屁股用力一坐!「吱」的一下,

大雞巴被連根坐進老陰道裡!



「噢……好呀……」許媽淫叫著,雙手撐著孔泉頭兩側的沙發上,開始賣力

的上下晃動著老屁股,那老陰戶就不停的吞吐著大肉棍!多肉的老屁股在孔泉的

胯間坐出「劈啪劈啪」有節奏的響聲。



張嫂也不閑著,脫下了大奶罩,彈出一對白膩肥圓的四十二寸大奶子!她雙

手托著巨乳,抖動著兩隻紅褐色的大奶頭送到孔泉的嘴邊,將一隻大奶頭塞進孔

泉的嘴裡,另一隻則在他臉上劃著圈。



「嘿!泉弟,你好高的興致!」王歡笑著帶領四個中老年婦人走進了客廳,

見到沙發上的情景讚了起來。



孔泉吐出了張嫂的大奶頭,笑道:「歡哥,你來的正好,你覺得小弟身上這

老婦如何?」



王歡一進客廳大門就注意著在孔泉身上倒澆蠟燭的老婦,見她身上皮肉雪白

肥胖,一個肥大寬扁的老屁股鬆弛多肉,上下套動間屁股肉亂顫,肉感十足!屁

股縫平淺,翻捲的老屁眼突出可見,一看即知是個肛交老手。不由笑道:「臀肥

而不緊,肛門翻捲濕潤,這位老媽媽不但陰戶寬大耐玩,而且肛門是難得的肛交

妙品!」



孔泉讚道:「歡哥,小弟算是服了你!許媽的陰戶屁眼你尚未玩過,一眼便

看出許媽的陰戶屁眼的特點,了不起!」



王歡笑道:「泉弟你別在誇我了,我無非多玩了些各式各樣的老婦,經驗多

一點而已。」



孔泉羨慕道:「我何時才能達到歡哥的境界呀?」



王歡笑道:「照你這種玩法,也要不了多久。」



孔泉用手拍了下許媽那柔軟多肉的大屁股,笑道:「歡哥,既知許媽這屁眼

是個妙物,還不快脫了褲子過來嚐嚐?」



王歡猶豫道:「這……許媽和我才見面,不知她……」他一貫很尊重老婦的

意見,決不強求。



孔泉笑道:「這就是歡哥令人敬佩的地方。許媽,我這位歡哥想和你肛交,

你同意嗎?」



許媽老陰戶仍套著孔泉的大雞巴,此時回頭一看王歡英俊健壯,陽剛之氣十

足,一見之下,打心眼裡喜歡,老臉一紅道:「王少爺只要不嫌棄老婦的身子,

老婦就很高興了!」



孔泉笑道:「許媽,你還不知道,我這位歡哥可是個『萬人迷』呀,外面的

女人,任你是年輕貌美的電影名星,還是閱歷豐富的年老富婆,從十七歲到八十

歲的女人,見了他都會不由自主的喜歡他!歡哥來操你老屁眼,那可是你的幸運

呀!」



王歡笑道:「泉弟,你可別把我這張牛皮吹爆了。許媽,別聽他胡謅,我覺

得只要大家在一起玩快樂盡興就好,也別管世人如何評說,人活歡樂死亦足!」



孔泉道:「說的好!張嫂,還不快給歡哥脫褲子!」



張嫂笑瞇瞇的赤裸著大奶肥臀走到王歡身前,道:「王少爺,上次讓你的大

肉棍操得人家陰戶屁眼都紅腫了,這次對許媽可得棍下留情!」說著幫他將身上

的衣服脫光。



王歡那陽剛雄健的裸體展露出來,在場的婦人只有許媽沒有看過王歡的裸體

而驚嘆之外,王歡帶來的四婦雖常看他的裸體,但此時看見仍覺逗人慾火。



張嫂見王歡胯下肉棍尚未勃起,立即跪在低上將軟軟的肉棍含入嘴中舔弄起

來,不一會,肉莖勃起變大,尺寸比孔泉的還要大得多!孔泉的雞巴已有七寸,

但王歡的雞巴有八寸多,而且更粗!



許媽一看見這根大雞巴,就知道為什麼張嫂和芳媽媽上次在賓館和王少爺玩

了回來後陰戶和屁眼腫了好幾天的緣故了,這麼大的雞巴操進屁眼裡,屁眼不腫

才怪!但肯定會很爽!



王歡提著大雞巴來到許媽的臀後,此時許媽仍套著孔泉的雞巴坐在他胯間。

孔泉笑道:「許媽,現在就讓你嚐嚐咱哥倆的『夾心三明治』,我仍操你陰戶,

歡哥在上面操你的屁眼!」說著他雙手扒開許媽那本已翻捲的屁眼,使肛門口洞

開!笑道:「歡哥,快給她操進去!許媽的老屁眼最經操了!」



王歡看著那洞開的屁洞,心頭一顫,手扶肉棍將大龜頭使勁塞進屁洞裡,感

覺屁洞裡還不算緊,立即用力一頂,將八寸多長的大肉棍連根頂入那溫暖濕潤的

老屁眼深處!